三十而立。


「女人哪有什麼而立,到了三十歲都顧家庭顧小孩了,怎麼可能還花心思在工作上?」

當時一個長輩這麼說著。

還年輕的她只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,三十歲事業才剛到達顛峰,怎麼可能放棄工作去顧小孩?


轉眼,她也到了傳說中的而立之年,身邊的好友,不是已經結婚生孩子,就是要準備結婚了,

而她仍舊一個人。

每一次的聚會,有的成雙成對出席、有的說另一半來接她了要先走、有的單獨出席卻訊息傳個不停,

於是漸漸的她越來越少出席這樣的聚會,

因為形單影隻的她在這些人當中顯得更加孤單,她不習慣在別人面前示弱。

在誰的喜宴當中遇到,也只是寒暄著怎麼還不交男朋友啊、什麼時候輪到妳,這類不著邊際的話題,

表面上總是哈哈笑著面對眾人的關心,

其實她覺得好累。一個人好累。


朋友介紹過幾個對象、也認識過一些人,

認識以後總想著:我要跟這個人牽手走下去嗎?是他嗎?

最後不安定感往往使她退卻。

她開始對於無限重複的自我介紹、客套招呼感到厭倦,

於是本該忙碌於狂歡的周末夜,她寧願獨自倒杯紅酒看看書或做個皮拉提斯,

她已經習慣一個人,但也開始害怕一個人、不想再一個人。

網路上總是有些文章,鼓吹著單身也很美好、一個人比兩個人更加精采、享受寂寞才能體會人生之美,

她無所謂地點閱著,帶著一抹輕蔑的笑。

她也曾經這樣催眠過自己啊,說現在的女人要獨立、要懂得愛自己、單身才能享受人生,

其實只不過是強顏歡笑而已。


一次跟好姊妹的聚會,喝了幾杯酒,說著好好喔妳們都好幸福,然後她哭了。

「我到底哪裡有問題?為什麼沒有人愛我?為什麼就是沒有人要愛我?」

好友們都驚訝無比,

她們一直以來看到的那個瘋瘋癲癲、什麼困難都不怕、什麼挑戰都勇敢接受、什麼挫折都一笑帶過的女人,

原來一脆弱,是這麼令人心疼。

面對好友的驚訝,她一點都不意外,

表面上總是無所謂的樣子,其實她比誰都更渴望一雙可以牽著她、陪著她一起走下去的手。

不知道有幾個夜深人靜的時刻,她也是這麼流著淚,問著自己,

誰不希望像這樣脆弱的時候有一個厚實的胸膛靠著?

只不過想找到一個愛她的,同時她也深愛著的人啊,有這麼難嗎?


【花若盛開,蝴蝶自來。人若精彩,天自安排。】

在雜誌上看到這段話,她覺得好美,抄下了在自己的筆記本上,

她看著那行筆跡,告訴自己,女人要懂得愛自己才會有別人來愛妳。

自此以後,她努力地改變外表、維持健康、充實內心,過得很好、笑得比誰都開心,

幾年過去,她變得更堅強,人生精彩了,但心裡空的那一塊,卻更深沉了。


還是要恢復勇往直前的自己。

手指暫停敲打鍵盤的動作,望向窗外,仍舊是一望無際的藍天和豔陽,

這片天空,現在是她的,

她要相信,就在不久的將來,會有一個人出現在身旁,與她共享這片開闊的藍天。

undefined 


⊙ 本篇內容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那就雷同。⊙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vis 的頭像
Mavis

Listen To Mavis

Mav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